非法示威者让香港机场再度陷入混乱,旅客急盼回家


[文/观察网李天宇]

继8月12日非法示威者涌入香港机场,严重扰乱当地秩序,迫使机场宣布当天取消所有剩余航班后,许多非法示威者于13日下午重新进入香港机场航站楼。 8月,造成该地区再次混乱。

根据香港东方网8月13日的消息,一些非法示威者前一天没有离开机场,并使用值机柜台甚至是航空公司的行李输送机作为床位。 13日下午1点左右,大量非法示威者再次聚集在香港机场,导致机场订单在早上再次陷入混乱。

非法示威者使用值机柜台和传送带作为床。 (图来自香港东方网)

大公文汇报道,非法示威者进入航站楼后,用手推车阻挡了航站楼的通行,以阻挡乘客在机场登机。更多的激进分子一再阻挠和虐待大陆游客。

根据当时的视频,两名内陆乘客在前往机场大门的途中被黑衣人包围和虐待。更多穿黑衣服的人多次挑起攻击这两名乘客。后者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难以进入出口通道。

非法示威者用推车堵住了码头内的通道。 (图来自香港东方网)

穿着白色和格子衬衫的人被大陆游客围困。 (大公纪录片网络视频截图)

香港机场管理局继续实施出入境管制。在出发大厅,乘客需要出示门票或预订证书才能进入航空公司的内阁空间。然而,大量非法装配工突破了AA的临时封锁线并占据了离境大厅。

有正在排队离开该国的示威者和乘客。乘客直接责怪示威者“吱吱作响”。记者问他是否觉得受阻。乘客指责示威者阻碍乘客,并惹恼他们昨晚被封锁并在半夜回家。

受此情况影响,机场部分商户纷纷倒闭。香港机场当天取消了370个航班,并于下午4:50关闭了所有安全检查站。

扰乱香港机场正常秩序的非法示威者的行为影响了大量乘客的旅行计划。由于航班取消,许多人被迫留在机场。他们对非法示威者非常不满,并说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尽快回家。

根据中信网的视频,当天下午3点左右,一名身材瘦弱的女士似乎无意中与穿着黑人的黑人非法示威者发生了冲突。后者立刻生气了。在被机场工作人员说服后,情况普遍平静,但乘客仍然不得不越过非法示威者通过。

一位女士带着一个非法示威者的手提箱和一个在她身后关上的商店。 (图自文汇网)

同一天,有一名来自希腊的女乘客与黑人发生争执。她本应该转入香港,但由于非法示威者的封锁,她无法上飞机。这位女士非常生气,并指责黑人行为不合理,影响了人们的旅行。

她对那个黑衣男子大喊“我想回家”。但后者并没有最终让她登上飞机。因此她的票无效,她很失望地和一位美国女人一起离开。

“他们不让我回到我的国家,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什么都不做。”希腊乘客离开时说:“他们不去上班,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当被问及非法示威者是否合理时,乘客说:“乘客不合理,不合理,对正常工作不合理。”

由于非法抗议者而无法旅行的希腊乘客。 (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一位姓郑的乘客表示他急于赶回美国,但现在他只能在机场等候了。他有高血压,不能生气,所以他很无奈。他呼吁非法示威者要理性,不要采取影响公众利益的方式,给他人带来不便。

郑先生(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一位名叫Harmony的女性外国乘客说,由于香港机场的所有航班都被取消,他们无法离开。她说,目前的情况是“困难和可怕”,“非常棘手”,因为他们只想回家,但现在他们无法及时返回自己的国家。

和谐(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另一位名叫阿比施的外国乘客说他不能准时回家让他感觉很糟糕。他说他每年来到香港。香港过去非常好。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Abyssin。 (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刘的另一名离境乘客直接指责非法示威者“坏黑社会”。

“我告诉他们(非法抗议者),我们有残疾人,老人和小孩。结果是一个接一个:'哪里有时间?哪里需要时间?'”刘先生说,“你呢黑社会?“你觉得他们还在滥用黑社会吗?“

“太多,香港汕头到700万(人口)结束,当我有300万人外,你有没有问过其他400万人?”他说,“只有400万是老人,不能出来。”

刘先生(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另一名姓刘的离境乘客说:“我现在并不认为香港会如此糟糕。我说我的脚很尴尬,我不放过(通过)。这没有意义,它没有没有意义。“/P>

“我在香港出生和成长。虽然我现在不在香港,但我经常回来。可悲的是,这简直令人伤心。”刘先生说:“坦率地说,你说'反向交付',反对什么?我不违法,我什么都不怕。你正在影响人民的生活。”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这是一个妙招。你在美国尝试过吗?我在加拿大生活了大约30年。你有没有在美国和加拿大尝试过温哥华(加拿大城市)?我想我会立即派兵。与你打交道。“

另一位刘先生。 (来自新网络视频的截图)

《大公报》引用香港旅游业议会的数据,至少有59个旅行团和约1,320名原定于昨晚往返香港的人受到机场的影响。七个民航系统工会发表声明,批评此次集会严重影响了机场其他用户,损害了香港的国际形象,影响了乘客的感知。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凡在八月十二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香港机场的非法集会故意以表达意见和严重扰乱机场运作的名义滋扰。

他说,香港国际机场是世界第三大国际航空运输枢纽。每天约有20万名乘客进出,香港的经济效益难以估计,影响超过80万城市工薪阶层的生计,而10万名大屿山居民的入境和出境,使香港付出沉重的代价。 “失去很容易,但重建非常困难。”

陈凡强调,任何示威都有底线,不能凌驾社会和平,并要求非法示威者为“香港家庭”,不论是“把(香港)扔进垃圾桶,还是践踏它”。